你的位置:微导航 >> 微信美文 >> 互联网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顶级会所中的大佬们,让你大开眼界的第三类社交圈

热度12票  浏览24次 时间:2013年12月21日 08:34

这个起源于欧洲的概念,上世纪30年代起经上海引入国内,而后几十年,一直在大众的视线之外,如野草一般疯长,几大一线城市都已遍地生根。

  而在政商名流和演艺明星汇聚最为密集的北京,私人会所的故事也有了更值得玩味的想象空间,它们所打造的第三类社交圈,正不断撰写着这个城市中最为奢华的传奇。

印象中的私人会所,始终弥漫着低调华丽的气息。

  北京篇

  遍地开花总数超4000家

  从事影视传媒行业的肖先生刚刚受朋友邀请,光顾了位于圆明园附近的一家私人会所,极强的私密性和奢侈的消费让他印象深刻。

  “从清华大学西门左拐,沿圆明园南墙西行,有一条破败的小路穿过园子西隅向里延伸,会所就在最里面。大门十分简陋,有点像上世纪80年代初大型工厂的影壁墙,有所不同的是,门口有绿装士兵站岗,宾客需出示行车证和身 份证之后,才能通行。

  据其介绍,在这家会所用餐,并非实行点餐制,而是按人头收费,一位2000元人民币,不含酒水,另加20%服务费。

  “我粗略算了一下,如果是8个人进餐,大概要近3万元人民币,当然这是最低的,还可以选择每位3000或5000元。”

  临走时,领班告诉肖先生,如果来就餐可以由会员引荐入会,该会所并不接待非会员。肖先生告诉理财周报记者,入会费是200万元人民币,还有年度消费最低金额限制为30万元。

  据了解,如肖先生所述的这种私人会所,在北京已有4000余家,这些会所通常不对非会员开放,并用高昂的入会费用和苛刻的审核措施来保证客户的“纯粹性”。

  有钱也入不了会,不是“名人”遭拒

  香山附近的一家私人会所,入会的标准是资产超过千万的企业老板,一次性缴纳50万元会费。而另外位于东四环的一家私人会所,成为会员的标准则必须是“名人”,曾有一名商人带30万元会费要求入会,因不是“名人”而遭到拒绝。

  在会所就餐,一般是按人头收费,酒水单独结算,大多数还要另附10%-20%的服务费。曾经参与过私人会所运营工作的张先生介绍,北京的私人会所人均消费少说也得1500元,一桌人消费几万元的会所都属于低端路线。

  业内人士透露,北京的私人会所类别众多,包括高档物业会所,也包括商务会所,而这些会所又拥有不同的主题,比如美容、洗浴、健身、养生、餐饮等。

  高档物业会所的代表如观湖国际社区俱乐部,是名流会为这个社区的业主专门打造,而原本将自身定位于“中国社区会所运营商”的“名流会”,在运行6年之后,已将定位调整为“中国商业会所运营商”,并与胡润百富结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很多城市设立“百富会”,只接纳每个城市代表性的商业精英。

  不仅如此,越来越多的企业也开始尝试将高端客户的服务项目包装成会所运营的形式。不久前,泰康人寿在北京开设国内首家私人保险会所,可享受会所服务的为期缴保费不低于50万的高端客户。

四大会所汇集 各路精英各有“杀手锏”

  在星罗棋布的北京会所全景图中,不得不说的就是闻名遐迩的“四大会所”,如果说北京的私人会所故事是富人圈的传奇,那么他们绝对是这部传奇故事中最高 潮迭起的美丽。

  它们是:长安俱乐部、京城俱乐部、美洲俱乐部、中国会。

  长安俱乐部:政要天堂

  落在寸土寸金的长安街上的长安俱乐部,从诞生之日起就蒙着一层华丽而神秘的面纱,踏进大门,金碧辉煌的仿金銮殿赫然入目,价值不菲的紫檀木屏风、摆件等藏品也是俱乐部里随处可见的风景。

  而长安俱乐部最大的优势还不在于此,豪华的会员阵容才是各界名流趋之若鹜的原因。坊间传言,长安俱乐部的会员中,政府官员占比重较大,而商界会员则大多来自传统产业,包括不少知名央企和外资企业的高管。李嘉诚、霍英东、杨元庆等都是其座上贵宾。

  京城俱乐部:“中国第一富人俱乐部”

  而自封为“中国第一富人俱乐部”的京城俱乐部,最让其骄傲的,是拥有一分钟直达50层的专用电梯,360度落地长窗将北京的美丽尽收眼底。

  京城俱乐部刚成立时,大部分会员为外籍人士,现在中外面孔已经对半分成。会员中国内外大公司的总裁、使馆人士占据大部分席位。

京城俱乐部的会员包括李泽楷、许荣茂等人

“中国会”:所有外资银行最高层管理人士是忠实拥趸

  最有特点的还要数“中国会”,这家坐落在静谧的西绒线胡同内的会所,是典型的中国传统建筑,虽然距繁华的西单只有咫尺之遥,却保留了康熙24子府邸静默而斑驳的原貌。

  正是因为这种独特的中国风味,中国会接待过无数外国元首,会员中70%~80%也为各界外籍人士,包括全球知名的政治家、企业家、艺术家、皇室成员等,消息称几乎所有的外资银行最高层管理人士也都是它的忠实拥趸。

  中国会所在的这种院落本身是文物保护单位,1996年时业已成立。往来的都是外国王室、企业家、艺术家。泰康人寿董事长陈东升、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王雁南都是这里的会员。

陈东升(左)、王雁南(右)都是中国会的会员

  该会所的创办人是香港“上海滩”的董事长邓永锵。会所的会员中70%至80%皆为外籍人士,希拉克、撒切尔夫人都曾经游览过这里。

中国会的创办人是邓永锵(左),撒切尔夫人(中)、希拉克(右)都曾来过

  中国会位于北京西城区西单绒线胡同51号,是前清亲王的旧府邸。这里有一句话,会所里除了人是新的,一切都是旧的。也有一句俗话,三代出一个贵族。再奢华的物品如果没有时光的印记终究显得浅薄。

  美洲俱乐部:最年轻,张朝阳最爱

  “四大”中最年轻的会所是美洲俱乐部,和其他俱乐部不同,美洲俱乐部的会员几乎都有海外教育的背景,多数从事IT、银行、投资等新兴行业,年龄也相对年轻,目前会员数量三四百人左右,代表人物为搜狐首席执行官张朝阳等。

  皇室风范、古典气质是北京的会所营造的氛围。北湖9号是北京的一家高尔夫会所,也被称为世界上最奢华的高尔夫会所之一。在北湖9号打球,每个人都可以享受到两名球童的服务。会所建筑以白、灰两色为主调,雕梁画栋,钩心斗角。

上海篇

  上海的会所有没有太多怀古的情思,总是在国际与本地之间寻求另一种意境。

  雍福会

  雍福会位于永福路200号英国领事馆旧址。西洋建筑的外壳包裹着东方的灵魂。据说这里的创办理念是复活在上海曾遗失的“奢侈的、浪漫的、神秘的、传说中的东方情调”。在雍福会的菜单上,一道酒酿圆子的价格是140元。

  上海还有两家会所,银行家俱乐部和证券总会。银行界俱乐部的会员都是金融界人士,入会采用储值卡的形式。证券总会里云集的则是银行、保险、证券的大佬。

  上海的高端私人会所,大致可分为几类,以餐饮沙龙为主的,如雍福会、M1NT等;以背靠高端住宅区域为主的,如鸿艺会、十乐等;以某些领域高端人群为主的,如银行家俱乐部、证券总会等;以各界顶级人士为主的,如君顶领袖会、罗斯福会所等。此外,还有诸多“大隐隐于市”的私密性极强的会所,未曾曝光。

  罗斯福会所

  罗斯福会所又以其强悍的家族背景、独特的地理位置,以及别具特色的各类服务,吸引着“属性”相同的各界高端人士。

  罗斯福家族最耳熟能详的,便是其产生过两位美国总统——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和西奥多·罗斯福。而罗斯福会所,即是罗斯福家族产业——罗斯福中国投资公司(RCI)附属公司开发经营的。

  罗斯福中国投资基金总裁谢丞东,是罗斯福会所的管理者,也是其内部装潢的设计师。“会所才开了半年多,主要是以此为平台,给老朋友聚的地方,同时结交新朋友。”

  谢丞东说着一口广东腔的普通话,温文尔雅:“我们自己有这方面的需要,一个Gentlemans Club,一个私人的地方,给一群有共同价值观的朋友聚集的地方。”

  缘于此,在获得外滩27号(原英商“怡和洋行”所在地)经营权后,罗斯福会所诞生了。这是一座单层面积超1800平方米,呈U字型的仿英国复古主义派建筑,一整栋9层楼均是罗斯福会所租下,其中1、2、8层为对外开放的餐厅,3层是会员专属楼层,9层为露天阳台,其它各层仍在规划中。

  “一楼是劳力士全球旗舰店,即将开业。二楼是上海最大的酒窖,酒牌超过2700多种,存量达30000多瓶,价格从100元到51万元不等。三楼是第一个真正有会所意义的会所。”谢丞东说。

  在三楼会员专属的私人会所里,五星级餐厅、雪茄吧、休闲吧、私人宴会厅,驻足于此。九楼摘星廊,为露天阳台用以举办屋顶酒会,外滩全景尽收眼底。

卫哲(左)、成龙(中)、布莱尔(右)都是罗斯福会所的会员

  这样的布置和装修,都是谢丞东亲自设计的,“家具也都是我选择的,房间功能、概念都是自己做的。”

  罗斯福家族特征随处可见,代表性的泰德熊、玫瑰,以及代表家族不同历史片段的油画,童真又古朴,低调且高雅,“装修花费天价。”

  罗斯福会所的享用者,也是各领域的顶尖人士。“我们的会员,包括了前英国首相布莱尔、汇丰银行亚太区CEO、LVMH亚太区董事总经理、成龙、谭盾、唐季礼等等,还有许多‘隐形’富豪。”据悉,前阿里巴巴CEO卫哲也是会员,曾带李泽楷来此体验。

  “会员费3年25万。”一次性 交付,且不抵消费。现今会员数约60人,封顶500人,入会需经严格审核。“会员决定是怎样一个会所,我们希望不同元素、不同朋友在里面,我们的会员都是受邀加入的,不接受公众申请。”

  “我们目前还没盈利,投资回报要看你怎么看,作为一个平台,认识各方面的朋友,零距离交流,这个回报就很高了。”

  M1NT3个月盈利9000万

  高端私人会所多是非盈利性质,但也有少数已盈利颇丰的,据理财周报记者了解,M1NT便是其中之一。

  2008年11月开始营业的M1NT,为全球第一个创新商业模式——股东制私人专属会所。M1NT的会员可以作为入股的候选,成为股东后,会有1-2次的年度分红。“2009年一个季度好像盈利了八九千万吧。”M1NT内部人士说,“分红股东还是挺满意的。”

  M1NT股东的起入价是10万港元,总共500份。成为董事后,在此消费也是自己赚钱,因而会员也多在此举办活动,从而带动盈利。

M1NT的会员包括李连杰、霍启山等名人

  M1NT的会员费6500元/年,除了优先预订和参加所有活动之外,福利包括3000元消费券,以及生日当天价值2680元的Dom Perignon香槟一瓶等。

  “我们的会员包括李连杰、霍启山等等,上海目前有大概350到400人,以常住上海的为主。我们驻场的都是世界顶级DJ、歌手,下个月7日格莱美最佳女歌手Macy Gray也会来演出。”M1NT拓展部经理张曦予告诉理财周报记者,本届上海电影节闭幕庆功会也会在M1NT举办。

  “我们的Club活动做得比较多,下个礼拜是Playboy的。”张曦予说,作为集酒吧、餐厅、Club为一体的M1NT,位于一栋高档写字楼的顶层,有2000多平方米的场地,以及一个露天吧台,可全方位360°俯瞰外滩及浦东陆家嘴。

南方篇

  整个南中国散发着接近热带地区才有的漫不经心。尤其在广州,亿万富豪可能也只是穿着T恤和拖鞋。这里没有北京的尊贵,也缺乏上海的精致,却透露出另一种可爱。

  东莞观澜湖高尔夫会所名人最多,有迈克尔·道格拉斯夫妇、菲尔普斯的手印。

  乘坐和谐号从广州到深圳不过1个小时,然而城市气质完全不一样。深圳似乎不是广东的深圳,而是全国的深圳。这里你能听到各地口音的普通话,听到粤语的频率不会比听到英语高。而广州,人们还保留着喝早茶的习惯,悠闲地互相聊天。早期的广州企业家会在茶楼固定预留一个包厢,一整个上午都耗在里面,见朋友,聊生意。

  这一点广州和深圳似乎没有区别,找个咖啡厅、茶楼就能聊生意,对环境、氛围没有过多要求。深圳科技园地铁站附近有一家咖啡厅,下午的时候甚至难以找到空闲的桌位。一桌桌刚认识的,或者熟识已久的,聚在一起谈生意。

  私密社交圈

  广州和深圳都有一些小圈子,你只能听说,却不得其门而入。

  广州淘金路路口有一个小区。香港的一位导演在小区的一楼买了两套房子,互相打通,打造了一个聚会场所。外面没有任何标识,谁也想不到里面别有洞天。主人封住了房子自带的门,而在墙上另一边新开了一道门,直接通向马路。马路与房屋之间则铺了一段鹅卵石,做成小花园的样子。

  走进去,首先看见的是一个圆形的大吧台。可是没有服务生,喝酒、喝饮料都得自己来。再进去摆了两张很大的沙发。

  来这里的人都是互相认识的圈内人。会所最里面是两间房间,房间里都有很大的荧幕,专门用来放电影。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尚未杀青的电影。这些电影专门放给发行商看。尽管是尚未完结的电影,发行商观看之后,大家聊一聊感受,决定要不要购买版权。

  深圳有一家女子会所,也是完全私密的小圈子聚会。该会所只针对女性 开放,男士不得入内。会所一年的年费大概为几十万。会员在内部可以分享一些投资机会,还有美容护肤的咨询。

  喜福会:“我们的会所没有故事”

  喜福会号称是深圳第一个私人会所,提供的服务主要为餐饮,也会定期邀请会员来会所参加聚会,比如品红酒或者雪茄。据喜福会的工作人员介绍,喜福会是趣园酒店的子部门,除了餐饮服务外,还接待公司的大型活动。喜福会的另一个工作人员则说从成立以来,他们从未接受过媒体采访,“我们的会所没有故事”。

  喜福会坐落在深圳滨河大道北边,铁门为黑色镂花。往里看是一段长长的车道,并不清楚里面到底还有什么玄机。需要跟门卫报了姓名之后才能将车开进去。

  会所陈列的很多饰物甚至门都是老板从世界各地淘回来的。包厢设在二楼,点缀山水古木。吃饭期间,大厨还会走出厨房来和客人寒暄,讲解每一道食物的吃法以及含义。

牡丹会

  东莞在广州与深圳的中间,牡丹会是其中之一。牡丹会的装修中西结合,雍容华贵,入会费为12万元,每月还需缴纳800元的月费。

  东莞的牡丹会不走古朴风,而是雍容华贵。会所里设了一个图书馆,陈列着香港以及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图书、杂志。

  高尔夫会所迅速打通社交圈

  广州、深圳最多的就是高尔夫会所。深圳有几十家高尔夫会所,纯会员制的却不多,沙河和西丽湖,据高尔夫行业内人士说,西丽湖的会员制做得更保密,几乎不为外人所知。

  沙河高尔夫就在深圳市区内,但是近期已经停止了会籍的售卖。沙河曾经计划招收3000个会员,“现在有1000多个会员”。沙河市场部的工作人员告诉理财周报记者,预计“年底再开放会籍市场”。

  2009年沙河高尔夫球会曾计划与盛邦国际投资(香港)有限公司一起打造一个新的会所“沙河中国会所”,但是该计划已经流产,工作人称:“当时有合作意向”。现在沙河使用的还是旧会所,只针对会员开放,有中餐、西餐、住宿等服务。

  高尔夫是一个迅速打通社交圈的方式。通常一组高尔夫人员由四人组成,如果参加一些小比赛或者活动,就有可能被分配到与不认识的人一组。击球后共同走路的过程中,乘球车的过程中,都是私下交谈的好机会。“如果本来不认识的人可以聊聊球,而认识的想谈生意的都是在这个过程中完成。”上述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通常打完球之后一起吃饭时,很多人聚集在一起,“话题容易被打断,只适合聊聊球了”。

  深圳观澜湖的特钻会员中有一位是香港的商人,已经60多岁,他一周几乎有六天都在球场打球,至少三天是固定的,“大陆的生意伙伴、香港的朋友、大陆这边的朋友,还有就是不定期的朋友的聚会”。观澜湖的特钻会籍价格超过200万,可以享受到“总裁时间”,即不用排队等候,随订随打。

关注后回复“m”可查看更多历史热门信息。

金融e时代,微信号:【JR_eSD】

分享智慧,传递正能量。

关注公众账号方法:1、点击右上角 2、查看公众账号 3、关注

分享到朋友圈方法:1、点击右上角 2、分享到朋友圈 3、分享

上一篇 下一篇